• 体育小说排行榜前十名_电竞小说完本排行_静雅文学

    • 首页 > 战神王爷狂宠医妃

    经典小说《战神王爷狂宠医妃》大结局在线阅读 《战神王爷狂宠医妃》最新章节列表

    来源:zzy|小说:战神王爷狂宠医妃|时间:2022-11-24 12:34:28|作者:绯狐

    战神王爷狂宠医妃小说是由绯狐倾心打造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阮青瑶君阡宸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一朝穿越,21世纪的军医阮青瑶成了给庶姐供血的可怜人。爹娘兄长未婚夫一心护着庶姐?那就断绝关系!庶姐使尽阴招想要她的命?那就还回去!空间在手,灵药我有!银针一闪,救人无数!然而随手捡的当解药的男人,竟然是难惹的战神王爷!还追着叫她负责,这算什么!?再见面,他修长手指划过她的脸,女人,用完本王你就跑,你可知道代价是什么?我话还没说完,便被薄唇封上!我错了还不行?就不能轻点吗?

    战神王爷狂宠医妃阮青瑶君阡宸

     

    第9章 :找上门来

    君阡宸长睫轻垂,默然不语。

    一个小丫头片子,真比孙御医还要厉害?

    这区区五粒药丸,真能救他的命?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望着苏湛道:

    “若本王死了,让阮青瑶陪葬。”

    说完,他仰脖吞下五粒漆黑如墨的药丸。

    谢家人一个个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宸王的毒,连首席御医都没办法,瑶儿就算医术高明,能高得过首席御医?

    这分明是在往死路上蹦跶啊!

    要是宸王有个什么不测......

    咦?

    就在众人焦急万分时,奇迹出现了!

    只见覆盖在君阡宸肌肤上的薄冰渐渐褪去,原本已经被剧毒染黑了的肌肤,也渐渐恢复正常。

    孙御医擦干净手上的冷汗,连忙为君阡宸诊脉。

    然后他整个人都僵住了,震惊地瞪直了双眼!

    君阡宸竟然脱离危险了!

    谢家人喜极而泣。

    君阡宸狭长的凤眸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逐渐变得白皙的手,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活下来了?就凭那区区五粒药丸?

    “我没骗你吧?”阮青瑶笑盈盈地道,“像我这种菩萨心肠的好姑娘,怎么可能是罪犯呢?殿下你说是吧?”

    君阡宸目光复杂。

    以他查案多年的经验不难看出,昨晚那个女人,分明是中了魅药。

    如果那人真是阮青瑶,以阮青瑶的医术,是不可能会中药的。

    即便会,她身上也定会有各种解药,不至于三更半夜跑去找男人。

    “你说的对,本王相信你是清白的。”君阡宸道。

    阮青瑶和谢家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群御医匆匆赶来。

    礼毕,首席张御医为君阡宸诊脉。

    咦?

    不是说宸王突然毒发危在旦夕吗?

    怎么感觉,他的脉象比之前好多了?

    阮青瑶站在一旁解释:

    “殿下刚才毒发,情况很是危急,幸好他内功深厚,及时将剧毒压制住,辛苦各位大人了。”

    说完,她取出一袋金叶子,分给御医们。

    张御医笑道:“不辛苦,这是下官们的本分。既然殿下已经没事了,那下官们就先告辞了。”

    说完,他带着一群御医,转身浩浩荡荡离去。

    谢淙和谢蔓连忙追上前去送行。

    孙御医没有走。

    这段时间,为了照顾谢恒,他暂时住在谢府。

    阮青瑶望着他道:

    “我救了殿下这件事,还请孙御医保密。”

    保密?

    大伙全都愣住了。

    这可是出风头的大好机会!

    阮青瑶居然主动放弃?

    君阡宸唇角勾起一抹弯弧。

    还真是个小机灵鬼。

    他与太子是敌对关系。

    要是让太子知道阮青瑶救了他,只怕太子妃的日子会很难过。

    这层利害关系,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

    难得的是她的心境。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最是喜欢出风头。

    她明明可以出风头却选择放弃,这份心境,实属难得。

    而他,正好也需要保密。

    她能主动提出来那是最好。

    君阡宸心中颇为欣赏,嘴上却毫不客气提要求:

    “要本王保密也行,帮本王把余毒清了。”

    阮青瑶不想与君阡宸有什么往来。

    对有主的男人,她一向敬而远之。

    然而,她却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好。”她已经想好借口了。

    就说去找七公主。

    七公主是先后嫡女,君阡宸同父同母的嫡亲妹妹。

    自从先后过世,她就变成了哑巴。

    君阡宸不放心她住在后宫,便将她从皇宫接出,与他一起住在宸王府。

    对阮青瑶来说,没有什么比研究疑难杂症更有意思的了。

    精进医术,是她毕生所求。

    她刚好趁机研究哑疾。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阮青瑶慵懒地靠在迎枕上研究血玉镯。

    这是一个空间手镯!

    她能自由出入这个空间手镯!

    里面不但有她在二十一世纪的实验室,还有灵泉灵植!

    而且,别人看不见这个手镯,只有她能看见!

    翌日,阮青瑶吃完早点,正准备去客房为君阡宸医治。

    刚走到前院,她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

    发生什么事了?

    她急忙飞奔着朝门口跑去。

    刚到门口她就听到谢芳菲的啼哭声,如哭丧一般。

    谢仲晖上早朝去了,王氏带着一双儿女站在门口,脸色很不好看。

    她望着谢芳菲,沉声道:

    “谢芳菲,这大清早的,你哭什么哭?你气死自己的娘不够,还想诅咒自己的爹吗?世上怎会有你这样的不孝女?”

    见围观百姓指指点点,谢芳菲连忙止住哭声。

    她扶着弱不禁风的阮青柔,一脸心疼地道:

    “我也不想的,可柔儿她身体虚弱,早上还晕过去了......”

    “这不好好的吗?哪晕过去了?”

    阮青瑶快步走到她面前,冷声打断。

    “一早起来已经晕过一次了,好不容易才醒过来的。”

    说到这,谢芳菲又开始抹眼泪。

    阮青柔也跟着她一起哭。

    “不准哭!”王氏气得磨牙,“前天晚上,父亲大人病重,怎么不见你人影?一个庶女晕了一下又醒了,却把你紧张成这样!谢芳菲,你莫不是脑子有病?”

    阮青瑶上前,轻轻拍了拍王氏的肩膀,道:

    “二舅母不要生气,她与外祖父已经断绝关系了,她眼里只有那对庶出的姐弟,那个庶女随便放个屁,她都要抓在手心闻一闻呢。”

    “阮青瑶!你一个嫡女,怎么如此粗俗?”

    谢芳菲气红了眼。

    阮青瑶目光清凌凌地扫向谢芳菲,一字一顿地道:

    “那是因为母亲教的好!我一个嫡女,还要负责给庶女做血奴呢,能不粗俗吗?”

    “柔儿是嫡女!”谢芳菲骄傲地挺了挺胸,“她是寄养在我名下的,你们就是嫡亲姐妹!姐妹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她身体不好,你做妹妹的帮个忙怎么了?”

    围观百姓议论纷纷,觉得谢芳菲说的很有道理。

    阮青瑶嗤笑一声,撩起衣袖,露出手腕。

    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手腕处全是密密麻麻的疤痕!

    旧的疤痕还没愈合,又添新疤痕。

    层层叠叠,触目惊心!

    君阡宸出来时,刚巧看到这一幕。

    他忍不住皱眉。

    这女人看着挺聪明,怎么这么蠢?

    让割血就割,脑袋是用来装饰的吗?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