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育小说排行榜前十名_电竞小说完本排行_静雅文学

    • 首页 > 重生后变得随心所欲

    完结小说排行《重生后变得随心所欲》罗筝筝顾识完结版精彩试读

    来源:812|小说:重生后变得随心所欲|时间:2022-11-24 14:53:22|作者:蓝天蓝蓝

    很多人都在搜蓝天蓝蓝写的小说,言情类型小说《重生后变得随心所欲》,罗筝筝顾识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蓝天蓝蓝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罗筝筝顾识变得鲜活有趣,人物有特点,尤其是主角罗筝筝顾识,一起来看言情小说《重生后变得随心所欲》吧。罗筝筝没想到,年近四十,还会因为苏芷岚的一个采访被全网追着骂......

    重生后变得随心所欲罗筝筝顾识

    罗筝筝没想到,年近四十,还会因为苏芷岚的一个采访被全网追着骂小三。

    采访里苏芷岚爆料,这么多年她之所以不婚不育,不谈感情,实则是她有个放不下的前未婚夫,因为第三者插足,两人退婚了。

    退婚后,她一度失眠,甚至患上了抑郁症,她不敢谈感情,怕被伤害。

    为了证明此事的真实性,她还拿出了当年前未婚夫给她写的情书。

    当初苏芷岚家里破产后,落难千金进娱乐圈奋斗,很是吸引了一波流量,借此演了两部偶像剧,火了。

    她好像找到了流量密码,天天发通稿说她拍戏不怕吃苦,哪怕曾经是千金大小姐,也能放下身段演绎各种角色,立足了落难大小姐自强自立的人设,偏偏粉丝就吃这一套。

    这个采访一出来,不到一小时,苏芷岚的粉丝就把她的前未婚夫是前叶氏总裁以及小三是其夫人罗筝筝的事情扒了出来。

    这事情瞬间点燃了苏芷岚粉丝们的怒火,叶氏集团官网上铺天盖地的恶意辱骂、诅咒,甚至还牵连到罗筝筝的儿子顾承嘉,使得他在学校也不得安宁,被骚扰讽骂。

    在这个当口,苏芷岚约罗筝筝见面。

    苏芷岚惯会恶心人,罗筝筝一向不喜欢她,倘若她不在网上胡言乱语,公司股价下跌,儿子在学校也不堪其扰,根本懒得搭理她。

    也是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快,还没做出反应,就已经不可控制了。

    也可能是苏芷岚孤注一掷,早有预谋。

    包厢里,苏芷岚看着风韵不减当年的罗筝筝,眼里划过一抹嫉妒,这女人果真好命,没了男人,却有个好儿子能讨婆婆欢心,依旧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不像她,为了一点点资源处心积虑!

    点了一根烟,她微眯着眼问罗筝筝:“不介意吧?”

    罗筝筝没吱声,就算介意她还能把烟熄了?

    苏芷岚轻笑一声,看着她说道:“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罗筝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脸上显示着不在意,旁人喜好与否,跟她有什么关系。

    苏芷岚呼出一口烟,烟雾缭绕中,她说道:“最讨厌你清高的嘴脸,就你的爱情是高贵的,别人都是廉价的,伯父伯母给股份还不要,你一个农村丫头,真不知道你清高什么,你真以为顾识娶你就是爱你吗?矫情!”

    罗筝筝承认二十啷当的她确实矫情,那时候对爱情抱有美好幻想,也足够清高,不愿金钱腐蚀了爱情,只不过经历了一些事情,过去那些所谓的清高、矫情、天真,早已被她抛之脑后了。

    至于顾识爱不爱她,顾识已经不在了,说这些也没什么意思。

    罗筝筝看着她,语带嘲讽:“你进娱乐圈,顾氏和叶氏对你的帮助不算少,你就是这样回报你的伯父伯母的?在网上污蔑他们儿子?”

    “我怎么污蔑顾识了?我说的可都是实话,身为当事者,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说着她递给罗筝筝一摞子信,信封泛黄,看着有些年头了,却没有一点皱褶,保存的很好。

    罗筝筝没接那一摞子信,说道:“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给我这些东西?”

    俗话说得好,往往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亲人,而是你的对手。作为苏芷岚的对手,她对苏芷岚不说百分百了解,却也知道她的秉性,无利不起早。她宁愿得罪对她有恩的公公婆婆,也要在网上爆料那些真真假假的事情,必定有很大的图谋。

    苏芷岚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她把那一摞子信扔在桌上,熄灭手里的烟,看向罗筝筝,露出一抹讽笑:“没想到最了解我的人是你。”

    罗筝筝垂眸:“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

    苏芷岚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你养尊处优这么多年,顾伯父叶伯母护着你,生活单纯,只要享福便好,想来不知道娱乐圈的竞争有多大,背后有多复杂,我混到今天这个地位付出了什么,即便如此还是有人看不过眼,想要打压我,封杀我,我能怎么办?顾伯父叶伯母年龄大了,他们的精力都放在了教育孙子以及公司上面,前几年还会关照关照我,现在,呵......”

    罗筝筝看她:“你现在不是挺好,娱乐圈的女影星有几个敢惹你的?你还想当女皇不成?”

    苏芷岚嗤笑:“你太天真了。”

    罗筝筝回道:“是你太不知足。”

    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

    “也许吧!”苏芷岚没有否认,“我不认命,倘若我认命的话,当初就不会进娱乐圈。”

    罗筝筝看向她,冷声说道:“所以公公婆婆这些年没时间关照你,你就报复他们,在网上说那些是是非非的事情?顾识去世那么多年了,你缺不缺德?”

    苏芷岚摊摊手:“没办法,我只是一个小明星,招惹了得罪不起的大佬千金,伯父伯母根本不打算管我,想要引起他们的关注,爆料得足够吸引人眼球。这可不能怪我,毕竟我也没说假话。这个世界上为了名利,缺德算什么,有些人命都丢了。”

    假不假话的,罗筝筝不予置评,她看着苏芷岚:“你的意思想让顾氏和叶氏帮你跟大佬千金对抗,所以说了那些爆料?你不知道顾识去世,婆婆受的打击很大,你还在她伤口上撒盐,这样还指望她帮你?你这爆料不管真假,以叶氏的能力网上的舆论很容易解决。你做这些事情,不过是自毁长城。”

    她不由觉得以往高看了苏芷岚,她怎么觉得她在网上说了那些事情,公公婆婆还会顾念往日的情分?

    那些爆料来的迅速,猛如潮水,解决起来确实有些麻烦,但真要解决方法一大堆,兔子急了还咬人的,更何况公公婆婆可不是兔子。

    苏芷岚撩了眼罗筝筝,扯了扯嘴,她也知道情急之下,走了一步臭棋,当初事情一发生便去求助伯父伯母说不得他们还会帮她。

    既然已经得罪顾家,她也只能一条道走到底,她在赌,赌顾伯父顾伯母对她还有一些情分,看在她父母的份上,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情,起码给她留一条生路。

    罗筝筝站起来,不打算再跟她废话,多年的豪门生活,她也是有脾气的,别人巴掌都打到脸上了,还能轻轻放过,不可能的。就算公公婆婆看在往日情分上,要放苏芷岚一码,她也不会同意,苏芷岚必须付出她该有的代价。

    苏芷岚伸出胳膊拦住了她,“只要你说服顾伯父帮我解决眼前的难关,我立即去网上说明那个小三不是你,另有其人。”

    罗筝筝瞥向她:“到现在你还心存算计,你觉得公公婆婆是傻瓜?或者你觉得我是傻瓜?”

    她都想把顾识往渣男上污了,公公婆婆还会搭理她?不抽她耳刮子都是好的。真以为公公婆婆拿她没办法,不过是事情太快,一时间没来得及处理而已!

    再说这也不是小三不小三的事情,别说她不是小三,即便她插手苏芷岚和顾识的感情,又怎么样?豪门圈子里这样的事情不要太多。没几个会影响公司发展的。

    不过是苏芷岚是明星,流量大,一时间控制不住而已。

    再说顾识去世了,她不是叶氏负责人,一个咸鱼豪门太太,谴责她几天就算了,公司做做公关,股价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让她头疼的是儿子承嘉,学校里很多苏芷岚的粉丝,那些孩子不会管那么多,她怕他们为了偶像,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伤害到儿子。

    苏芷岚看着她,抓起桌上的信说道:“何不看看这些信?这可是顾识写给我的情书,你没收到过吧?”

    罗筝筝停下脚步,看向她,脸带怒意:“你有意思吗?”

    “怎么心虚了?”苏芷岚脸带嘲讽,“当初若是我坚持不跟顾识退婚,你以为你还能做得了顾家太太?”

    罗筝筝绷着脸,望向她:“你和顾识之间如何,一个前任,我没兴趣知道。我和顾识怎么结婚的,我问心无愧。何况顾识去世那么多年了,说这些有意思吗?”

    苏芷岚把信塞到罗筝筝手里,说道:“你不是不相信我和顾识曾经相恋过吗?这些信足以证明。看在我曾经把未婚夫让给你,让你当了这么多年豪门太太的份上,帮我一次,此事过后,我们互不相欠,不然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消息出现在网上,为了顾承嘉你会帮我的。”说完戴上墨镜,大步拉开门走了。

    罗筝筝眯着眼看着苏芷岚远去的背影,承嘉是她和婆婆的软肋,苏芷岚不会以为,威胁了她,她会善罢甘休吧,摸了摸手里的录音笔,只能说她小看了她。

    回到家里,看到包里那一摞子信,忍不住撕开,是顾识的字迹。

    她坐在床边,顾识去世很久了,久到她对他的记忆都模糊了,仔细回忆,只一张平静的俊逸面孔浮现在脑海里,旁的什么都没了。

    没想到看到他的字迹,一眼就认出了。

    那一封封信里,全都是一个年轻男孩炙热的感情,她很难相像那么淡然的一个人,跟女孩谈起恋爱,也跟大多数男孩一般纯真而又热烈,那是她从没见到过的。

    她和顾识是通过交友网站认识的,那时候她正在找实习单位,舍友在交友网站上注册了账号,交友聊天,她也随大流注册了一个账号,遇到了顾识,聊了几个月,顾识提议见面,她才知道他是富家公子,她不知道一个富家公子为何会去交友网站上交友,结婚后偶然知道那网站是他表弟和一群小伙伴创建的才恍然。

    在她记忆里,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顾识都是稳重而又平淡的,很少有情绪出现在他身上,即便生气,也只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她也一直以为他一直是这样子,没想到他也有年少为情痴狂的时候。

    阳光透过纱窗,落在卧室的大床上,床上的人儿翻个身,蚕丝被从肩膀滑落至腰部,露出性感的蝴蝶骨,腿压在被子上,白皙修长的腿裸露在外,床上的人毫不知情,兀自沉浸在睡梦中。

    顾识从洗手间出来,看了床上的女人片刻,他走到床前弯腰轻轻握住女人纤细的脚踝,掌心的细腻让他微微顿了顿,另外一只手扯出被子盖在了女人身上,瞬间遮住了一身的风光。

    轻微的动作惊醒了梦中的女人,她迷蒙的撑开眼,模模糊糊看清眼前的人,微微一惊。

    顾识见此,问道:“又做噩梦了?”

    罗筝筝愣愣的点头,已经重生半个月了,每每清晨醒来看到顾识,依然有种诈尸了的感觉。

    偏偏当事人还一无所知的追问:“最近怎么一直做噩梦,找个医生看看?”

    所谓的医生,就是心理医生。

    罗筝筝摇摇头,她这属于重生综合征,即便找心理医生有用,也不好找心理医生,只能自己调解,再说半个月的时间,她已经慢慢接受自己重生,也接受顾识还活着不是诈尸的事实。

    顾识看她一眼,说道:“需要医生的话,我让陈助理帮你联系。”

    罗筝筝看向他:“真不用。”见他不说话,想了想道:“你......”

    “怎么了?”顾识问。

    罗筝筝看着男人俊美又清冷的脸,曾几何时她也为这张脸迷惑,再想到刚刚的惊吓,不免憋屈,脱口问道:“你会写情书吗?”

    顾识怔了怔,不明白妻子为何无端问出这话来。

    罗筝筝见他不说话,就说:“没什么。罗灿快要高考了,我想回去看看他,还有爸爸前段时间跟我说他腰疼,带他去看看医生,我不回去带他去医院,他是不会去的。”

    妈妈后来得了乳腺癌,她想带父母去医院检查检查。

    距离高考还有十多天,顾识点头:“把王妈王叔还有小张都带过去,你和嘉嘉需要什么东西把单子罗列出来,我让人准备。岳父岳母以及罗灿的礼物我来准备,我认识一些医生,岳父那里需要的话,我来联系。”

    罗筝筝听着他认真的交代,不管这男人对她感情如何,但他对她和孩子也付出了全部的耐性,她说:“这次我不打算带嘉嘉回去。至于我爸那里,先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了之后再说。”

    前世,顾识去世时,嘉嘉才六岁。那么小的孩子,正需要父爱的时候,过年过节,他大伯二伯三伯回来,堂哥堂弟都有父亲疼爱,而他孤零零的坐在一旁,眼含羡慕的看着他们窝在爸爸怀里,她心里就酸涩难当。

    婆婆不是一次跟她说,她还年轻,可以再找一个,她给嫁妆。她没同意,不说她嫁过最优质的男人,旁人她看不上。她也不想儿子没了父亲,母亲也离开他另嫁。

    她不嫁人,一心照顾孩子,公公婆婆反而高看她一眼,怕人欺负她,给她转了一些股份。有钱有孩子,还要什么男人?

    她既然重生了,知道以后的事情,肯定要保住顾识的命,不让他再出车祸。

    但,她也怕万一,万一她保不住顾识,也让他这几年好好陪陪嘉嘉,让嘉嘉知道,即便他父亲不在了,也是爱他的。

    想到那个录音笔,她有些欣慰,如果上辈子她就这么去世了,公公婆婆还有嘉嘉、弟弟,肯定会查明真相!有了录音笔,他们不会轻易放过苏芷岚的。

    罗筝筝一向疼爱嘉嘉,怎么舍得不带他一同去外婆家,顾识抬头,正要开口。

    罗筝筝立即道:“孩子就交给你了。”

    顾识看了看她,无奈道:“我会早些下班回来陪孩子。”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