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育小说排行榜前十名_电竞小说完本排行_静雅文学

    • 首页 > 纵欲伤身还望陆先生保重

    热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纵欲伤身还望陆先生保重

    来源:812|小说:纵欲伤身还望陆先生保重|时间:2022-11-24 15:07:18|作者:忘忧君

    《纵欲伤身还望陆先生保重》,这是由忘忧君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楚柠溪陆言舟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听了陆言舟的话,楚柠溪找不到任何反驳。呢喃了一句,&ldqu......

    纵欲伤身还望陆先生保重楚柠溪陆言舟

    听了陆言舟的话,楚柠溪找不到任何反驳。

    呢喃了一句,“我也没打算婚后分居。”

    她是认认真真相亲,打算好好过日子的。

    乖乖跟在他身后上车,一辆一百多万的卡宴,上车后,她欲言又止。

    陆言舟将她的疑惑看在眼里,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失笑,“是不是有什么想问的?”

    “秉着往后我们共度余生,风雨同舟的关系,我想问问陆先生,这车,是你资产应得吧?”

    那不是你收受红包得到的嫌弃简直不要太直白。。

    陆言舟眉梢微微一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陆太太尽管放心,车是我朋友的。”

    楚柠溪愕然,没想到这人还挺虚荣,这点不好。

    “陆先生,咱们要务实,一步一个脚印,千万不能学那些声色犬马的东西,可以穷,但是不可以没底线。”

    陆言舟眸色含笑,往楚柠溪的方向倾了倾身体,强势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瞬间将她笼罩。

    她下意识伸手抵在他胸膛,脸上有些不自然,略微抗拒这种令人容易丧失理智的蛊惑靠近。

    “怕什么,担心我钱财来路不正?”

    他声线略沉,炸在耳边就非常犯规,她觉得自己耳朵有点痒痒,“你,你远一点说话,在说,我是在警醒你,别犯错,车改天赶紧还回去,我觉得你开十来万大众就很帅。”

    她怕自己沉迷美色,难以自持,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陆太太说得是,做人不能太虚荣,我明天就还,但是为什么要远点说话?”他不退反进,有些得寸进尺,灼热的气息扑撒在她脸上,“我要跟陆太太好好解释解释,关于我名下资产,一切合规、合法。”

    楚柠溪有些脸热,她尴尬的别开脸找补道,“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她纯属就是好奇。

    “不解释清楚,我担心陆太太对我,有所误会。”

    她造了什么孽?

    美色在前,强势又霸道,根本不将她的反抗放在眼里,掌心下的胸膛温度灼热,透过薄薄的衬衫感受到壁垒分明,手感极好,她手毫无所觉的动了动。

    陆言舟:“……看来陆太太对我其他地方比较满意。”

    轰——脑袋里炸开一道惊雷,楚柠溪快速收回自己的爪子,尴尬的看着他,“那个,我说它有自己的意识不听我使唤,你信不信?”

    陆言舟哦了一声,没说话,表情高深莫测。

    这……

    就尴尬。

    解释最后是没解释的,因为她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一到小区门口,跑得比兔子都快,完全没听清陆言舟交代的那句,我晚上八点过来。

    片刻,女孩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在视线内。

    陆言舟低笑,心情看着颇好,待女孩身影消失,他唇角笑意收敛,有个地方,要去一趟。

    ……

    楚柠溪想过闪婚这件事,母亲会生气,却不曾想,她居然这么生气,说到底,也是她冲动,浑浑噩噩就被人拐走了。

    “妈,你别生气。”

    楚如玉,“小溪,我的确是希望你尽早成家立业,找一个人照顾你的同时,你也喜欢,并且对你的病情有帮助;

    但是没有暗示你,让你尽快将自己嫁出去,你才认识他多久,对他了解有多深,家庭氛围如何?以后会不会让你受委屈?

    你甚至才认识他不到半天,他就忽悠你领了证。”

    她越说越生气,对陆言舟第一印象也跌入谷底,“平日里你倒也不傻,怎么这件事上,就这么糊涂?”

    楚柠溪总不好解释,自己贪恋他美色吧?

    这样她母亲岂不是更生气,“妈,他人真的不错,结婚这件事,是我们两人商量之后的结果,晚上他会来家里吃饭,到时候你亲自考察,你先别生气了好不好?”

    楚妈妈欲言又止,最后到底不舍得再骂,夺过她结婚证瞅了眼,忍着怒,“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看他长得好看。”

    楚柠溪:“……”

    知女莫若母,见楚柠溪这模样,哪里猜不出来,即便不完全是,也占比不小。

    她倒是没看出,自己姑娘还是个颜控。

    眼下已成定局,她说什么都晚了。

    “小陆几点过来?”

    楚柠溪顿了一下,“我给忘了,等我问问。”

    短信发过去不过几秒,就得到了回复,她抬眼跟母亲说道,“八点到。”

    “行,我出去买点菜。”

    楚柠溪见门合上,摸了摸鼻子,好像结婚这事儿,是有点冲动了。

    另一边,陆言舟回复了消息后,收起手机,苏幻在他对面微微挑眉,“有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你跟楚柠溪,到底什么关系?”

    两年多前,是陆言舟亲自找到的苏幻,让他成为楚柠溪的心理医生。

    当时苏幻没多问,这个问题倒是一直惦记着。

    坐在眼前的男人,冷冽倨傲,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仿佛什么事情都不看在眼里。

    苏幻跟他认识多年,还是架不住这样的气场,也没觉得自己能问出什么来。

    不过就好奇那么一问,爱答不答。

    倒是没想到陆言舟听言后,唇角勾起的弧度柔和了脸上冷意,声音悠远而怀缅,“世上最亲密的关系。”

    苏幻:“……”

    他从身后的文件柜里,将楚柠溪的资料递给陆言舟看,“她这两年治疗很积极,比之前在北郡那几个月情况好;

    一方面是换了环境,另一方面应该是她母亲对她的鼓励,她自己也很努力的在接受治疗。

    至于记忆,那是你做的,你自己比我清楚。

    你当年找我帮忙治疗楚柠溪,是不是因为她潜意识里排斥你?”

    “是。”

    “那你倒是会挑时机,这时候出现,你们之间……”

    陆言舟从位置上起身,顺便带走楚柠溪的资料,“有事,先走了。”

    苏幻:“……”

    晚上不到八点,陆言舟拎着礼物登门,楚柠溪跳下沙发,踩着拖鞋去开门。

    楚妈妈从厨房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忙丢开碗巾跟出来,楚柠溪正好打开门。

    感觉自家的门特别委屈门外的大高个,迎着光,楚妈妈轻易看到对方的脸,比结婚证上的照片还帅,有点斯文败类那味。

    她有点明白,自己女儿为什么会这么快被骗了。

    他手里拎着几个礼盒,低头进来,喊了一声妈,随后将礼盒递给楚妈妈,“也不知道妈您喜欢什么,随便买了一些。”

    楚柠溪在他身后瞪圆了眼睛。

    楚妈妈跟自己女儿同款表情,倒也没当场下面子,接过礼盒放在一边,转身就往厨房走,一语不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