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育小说排行榜前十名_电竞小说完本排行_静雅文学

    • 首页 > 假面冬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抖音小说假面冬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目录章节大结局

    来源:812|小说:假面冬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时间:2022-11-24 15:26:42|作者:余冬至宋池

    余冬至宋池是作者余冬至宋池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余冬至宋池很有代表性的一部言情小说。那么余冬至宋池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宋池接到我的电话,声音很欢快。 “夏夏,国庆的帐篷我已经租好......

    假面冬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余冬至宋池

    宋池接到我的电话,声音很欢快。 
    “夏夏,国庆的帐篷我已经租好了,我租了两个,省得你担心……” 
    我的宋池。 
    最好的宋池。 
    “我们分手吧。” 
    我尽量让声音冷硬如铁。 
    我怕一丝颤抖都让他听出我的不舍。 
    对面沉默了。 
    “夏夏?”他疑惑地呼唤我。 
    “分手吧,我喜欢上别人了。” 
    我决绝地说。 
    只有他沉稳的呼吸声流淌在我耳边。 
    “夏夏。” 
    他平静地说。 
    “冬至哥在你旁边吗?” 
    我一愣。 
    我抬头,看到余冬至也有些惊讶。 
    “……你怎么知道?” 
    宋池笑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语气温柔而坚定地说:“你把电话给他…” 
    我装作不耐烦,“你们有什么好说的?” 
    宋池的温柔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他像哄小孩子一般,说:“乖,听话。”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宋池的温柔。 
    我喉咙酸楚得不行,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余冬至接过电话,关上了免提。 
    我不知道宋池说了什么。 
    我只看到余冬至的脸瞬间就苍白了。 
    ——冬至哥,你和我姐谈了两个月恋爱,不知道她有写日记的习惯吧? 
    27 
    余冬至坐在咖啡厅里,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英俊的侧脸惹得服务员们频频侧目,纷纷猜测他是不是在等女朋友。 
    但是他等来的,是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看着年纪小一些,但是已经英气勃发,难掩锋芒。 
    他们客气地打招呼,客气地交谈,兄友弟恭,其乐融融。 
    外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竟然是如此赤裸和罪恶。 
    余冬至笑了:“你不会以为我会相信你吧,你真的有什么日记,早就送去警察局了,还会等到现在?” 
    宋池抿了一口咖啡:“你信了,才会千里迢迢飞过来见我。” 
    他拿出一个u盘,放到桌子中间。 
    “这个,就是最近找到的,我姐写的日记。” 
    “然后呢?”余冬至扫了一眼那个u盘,不动声色。 
    “然后我知道了那个人是你,我能推断出来,你猜警察能不能推断出来。” 
    宋池平静地说。 
    两个人沉默了,互相死死盯着对方,想从对方眼神中读出一切有用的信息。 
    良久,余冬至还是失笑了,“我猜日记里面的信息不能直接给我定罪,不然你还是会把它直接送去警察局,你的威胁毫无作用。” 
    “你敢赌吗?哥”,宋池一笑,手放到了u盘上,“我实话跟你说,我查阅了很多资料,里面的内容保你至少进去三年,三年到十年,我不确定。” 
    “那你还等什么?”余冬至笑得内敛,“你直接去啊,你无非两个方向……” 
    他伸出一根手指,“日记不能给我定罪,你的威胁无效。” 
    他伸出两根手指,“日记能给我定罪,我几年之后出来,照样可以去找立夏,她在哪,我就去哪?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宋池没有被激怒,好像一丝一毫的情绪都没有,“你不会的。” 
    宋池声音很是笃定,“你这种人,你能忍受立夏逃脱你的人生吗?” 
    “你进去了四五年,我到法定婚龄,她就要和我结婚生子,你能忍受吗?” 
    “就算你进去三年,我也要和她同居,你能忍受吗?” 
    “你因为这种罪名进去了,夏夏妈妈被你气死了,你和夏夏还有可能吗?” 
    余冬至笑容一僵。 
    一句一句,都打在余冬至心里。 
    他皱着眉沉默良久,终于不情愿地问出了那句话。 
    “你的条件是什么?” 
    宋池把u盘抛接在手中,“简单,你出国,躲个六七年,等案件的追诉期过了,你再回来,到时候我也无法威胁你了。” 
    宋池好心补充,“对了,你出国的期间,我绝对不动她一根头发。 
    宋池看上去简直有几分真诚。 
    又是长长的沉默。 
    余冬至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他抿了一口咖啡,慢条斯理地说:“那你又能得到什么?” 
    答案也不出余冬至所料。 
    “时间”,宋池眉眼低垂说:“能和你正面抗衡的时间。” 
    他看着自己的手指头,“我比你小三岁,这本来就不公平。” 
    “等你回来,你试试你还能不能得到她。” 
    宋池抬头,带着少年的锐气和不甘示弱的决心。 
    两个人目光接触,相视一笑。 
    “真是想不到啊,宋池……” 
    余冬至从上到下扫视宋池,像要把他的每一根头发丝都审视得清清楚楚。 
    “但是你还有个漏洞,你自己没发觉吗?” 
    余冬至慢悠悠地说,“你直接把我送进去,不是也能得到你想到的时间?何苦绕这么一大圈……” 
    余冬至笑得恶意,声音低低的,充满诱惑:“那可是你亲姐姐啊,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姐姐啊,你能甘心就这么饶过我?” 
    宋池低头搅咖啡,稀碎的刘海把眼神藏得严严实实,看不出一丝情绪。 
    良久,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不要试探我了,冬至哥,你是什么人,我心知肚明,我是什么人,你可能也心里有数了”,宋池抬起头来,笑得无比真诚,“我姐告诉过你吧,我家重男轻女呀。” 
    荒谬,太荒谬了。 
    余冬至忍不住捂着眼睛笑起来。 
    宋汐啊,你可真是有个好弟弟啊。 
    我只是在你的死亡上推波助澜了一把。 
    你的弟弟,就坐在你的尸体边上待价而沽了呢。 
    你死得真值啊! 
    “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冬至哥。” 
    这次换宋池气定神闲地伸出了手指,“我送你进去,一则,夏夏妈妈会被你气死,夏夏可能这辈子都不能接受我,二则……” 
    “你如果只判了三年,那你出来,我最多也就是追平你。” 
    “你去国外,待个五年,我有百分百的决心可以超过你!” 
    “一条人命,买你两年时间,不划算吗?” 
    宋池紧紧看着余冬至,眼睛里面闪烁着同样疯狂偏执的色彩。 
    这一刻,竟然分不清谁是人,谁是鬼。 
    余冬至结了帐,起了身。 
    临走之前,他回头冷漠地盯着宋池。 
    “你拿你姐姐的命来和我做交易,你和我有什么区别?” 
    杀人诛心,不过分吧。 
    但是宋池完全没有被刺激到,他甚至咧嘴一笑。 
    “那当然有区别……” 
    宋池也站了起来,好像要客气地送他,脸上尽是温和有礼。 
    “区别就在于夏夏喜欢我。” 
    余冬至目光一沉,眼色阴郁得吓人,那瞬间几乎形成杀气。 
    宋池没有丝毫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 
    “当然,你还有另一个解”,宋池也慢悠悠地说,“你也可以把我杀了,随便藏在哪里,赌一把大的,我相信你现在就是这么考虑的。” 
    余冬至被看透了,但是并没有丝毫地意外,仍是冷冷地看着宋池。 
    如果他能看到这一点,那不可能没有防备。 
    果然—— 
    “但是不好意思,我藏在学校的手机已经设定自动报警了。” 
    宋池运筹帷幄地一笑,“请你务必让我准时平安地回学校。”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