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育小说排行榜前十名_电竞小说完本排行_静雅文学

    现在火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6987536

    来源:mp|小说:6987536|时间:2022-11-24 18:10:47|作者:老糊涂

    言情类型小说《6987536》江芊芊贺宸远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老糊涂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江芊芊贺宸远变得鲜活有趣,老糊涂文笔极佳,强烈推荐。 阳城。 第三...

    6987536江芊芊贺宸远

    第一章 出院

    阳城。

    第三精神病医院。

    江芊芊站在铁门外,凛凛寒风掀起她凌乱的头发,露出双空洞的眼睛。

    身后的门卫斥责道:走不走啊你,我要关门了,这么舍不得干脆在这里面待到死吧!

    话落,江芊芊被狠狠一推,踉跄着摔出院门。

    砰!的一声,身后的铁门紧紧闭合。

    她如同一个刑期已满的囚犯,被扔进已经陌生的世界里。

    江芊芊抬眸环顾四周一眼,呆滞的目光中多了几丝茫然。

    这时,一辆迈巴赫驶来停在她面前。

    一个高大的男人从副驾驶上下来,面无表情地拉开了后座的门。

    当看见里面那冷傲矜贵的男人时,江芊芊眸光亮了瞬:宸远……

    老妪般嘶哑的声音让贺宸远眼底掠过丝寒意。

    他侧目一扫,薄凉的视线打量着眼前瘦弱的女人。

    一头枯槁的乱发,苍白的脸颊,整个人像是流浪多年的乞丐。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贺宸远唇角噙着分讥讽,不带丝毫怜悯。

    冷意的嗓音让江芊芊心底狠狠一颤。

    她怎么会不记得他。

    他是她爱了八年的男人,也是亲手将自己送进精神病院的始作俑者!

    江芊芊攥紧的手颤抖着,双腿不由自主地后退。

    察觉到她有想逃离的念头,贺宸远看了眼保镖。

    保镖立即心领神会,一把抓住江芊芊,把她塞进了车里。

    车子启动,箭一般朝郊区驶去。

    江芊芊紧靠着车门,瑟缩在一边,单薄的双肩打着颤。

    身边的贺宸远一言不发,可浑身的压迫感几近让她窒息。

    她揪着衣角,眼底满是对未来的迷惘和恐惧。

    半小时后,车在一栋别墅前停下。

    嘭的一声,江芊芊被狠狠摔在扔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浑身的疼痛让她无力起身,甚至连呼吸都艰难起来。

    江芊芊僵硬地抬起头,只见贺宸远站在门口。

    他背着光,打在他身上的暖阳竟透着刺骨的寒意,阴鸷的眼神宛如来自地狱的恶魔。

    贺宸远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看来这两年,你过得还不错

    闻言,江芊芊心一震。

    在精神病院两年的画面刀子般在脑子里横飞。

    一张张狰狞的面孔叫嚣着你有病!,一管管针剂,每一幕都像千万只蚂蚁啃噬着她的意识。

    见江芊芊整个人像受惊了的小动物般蜷缩起来,贺宸远眼神一凛。

    他几步上前,一把钳住她的下颚。

    碾碎骨肉般的力道疼得江芊芊冷汗涔涔:痛……

    痛?贺宸远嗤道,比起你给我的痛,这算什么!

    满含恨意的声音如雷在江芊芊耳畔炸响,两年多以前的模糊记忆涌了上来。

    那场车祸,不仅带走了贺父贺母,也让贺宸远心爱的何以倩双腿残疾。

    而这一切罪责,被他不由分说的推到了她身上。

    只因为何以倩醒来后那一句凶手是江芊芊!

    江芊芊忍痛扯开嘴角:不是我……

    苍白的解释只换来贺宸远一声嘲笑:你的话就和你的人一样,不值钱。

    听到这似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话,江芊芊心头一窒:你要做什么??

    贺宸远扼住她的手缓缓收紧,每个字都带着极致的憎恶。

    当然是要把你在我和倩倩身上加诸的一切,千百倍的讨回来!

    第二章 她的爱人,他的仇人

    偌大房间中,昏暗的灯光勉强照着贴满旧报纸的墙壁。

    每张报纸上都写着:前房地产大亨江立君,不堪巨债跳楼自杀!

    江芊芊怔然望着报纸中血色的照片。

    仓惶的目光落在报纸的日期上。

    一年前……

    她爸已经死了整整一年,可她什么都不知道!

    孱弱的身体抖筛般发颤,江芊芊满是血丝的双眼漫起浓烈的痛苦和悲戚。

    下一秒,她抬手疯狂地撕扯着报纸:不可能!我爸不会死……

    直到所有报纸成为一地碎纸,她才呜咽着缩到墙角,像是濒死的幼兽。

    夜渐深,黑暗带着一种致命的窒息感袭上江芊芊的心。

    隐约间,她又听见折磨了两年的声音。

    杀人犯,不得好死!

    就你也配叫贺总的名字,山鸡别想变凤凰!

    你害了他一家,死有余辜!

    每一句咒骂都像针刺着江芊芊的耳膜,痛的她呼吸困难。

    不是我,我没有杀人……

    她红着眼,捂着耳朵一遍遍重复着,却怎么也逃离不了。

    这一夜,江芊芊只觉得比在精神病院还要煎熬。

    冷风呼啸了一夜。

    紧闭的房门被推开,刺眼的阳光让江芊芊有瞬间的失明感。

    贺宸远站在门口,冷凝的目光落在角落中的女人身上。

    比起昨天,此刻的她更多了几分狼狈。

    他抬了抬手,保镖立刻将江芊芊带到了楼下。

    再次被重重扔到地板上,江芊芊身体麻木到已经感受不到疼痛。

    听着身后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她哑声开口:我爸没有死。

    贺宸远嗤笑:自欺欺人有意思吗?

    闻言,江芊芊心底一抽。

    她看着对方坐到沙发上,慵懒的姿态仿佛一个看客在欣赏自己的卑微。

    这时,贺宸远拿着遥控器,摁下按钮。

    墙上的电视立刻播放出一段监控画面。

    江芊芊闻声望去,瞳孔一缩。

    记忆中那个温柔慈爱的江母正躺在病床上,面色青灰,瘦若枯骨。

    也只有心电仪中起伏的线条证明她还活着。

    江芊芊恍惚的意识瞬时清醒:妈!

    她强提起力气,无措地朝电视爬去。

    可就在她想伸手触碰时,一切随着黑屏消失不见。

    江芊芊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回头望着掌控一切的男人。

    下一瞬,她几乎用尽所有勇气上前去抢遥控器。

    贺宸远目光一沉,毫不留情地将她甩开。

    嘭的一声,后脑勺的碰撞让江芊芊头晕目眩。

    她看着眼前模糊的身影,心底涌上一股悲凉。

    贺宸远低睨的视线如同俯视脚边的蝼蚁,一寸寸地将她的尊严踩在脚底。

    然而江芊芊现在只想去见见江母。

    她怕自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失去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

    江芊芊深吸了口气,微颤着伸出手抓住贺宸远的裤脚:我求求你,让我见见我妈……

    贺宸远俯下身,狠狠捏住她的下巴:这就受不了了?

    锋利的视线如刀捅进江芊芊的心口,痛得她眼眶酸涩。

    隐忍多时的泪水淌过苍白的脸,却让贺宸远眸底掠过丝烦厌。

    他松开手,声音凌冽:别着急,眼泪留着以后赎罪的时候哭。

    说完,贺宸远转身离去。

    随着关门声响起,江芊芊颓然倒地,呼吸似乎也一起都被带走了般难受起来。

    赎罪……

    她唯一的罪,就是不该遇见贺宸远。

    江芊芊木然抬起头,目光落在茶几上的水果刀上。

    她攥紧了拳,撑起身走过去拿起刀,重重地朝自己肚子刺去!

    第三章 何以倩

    车上。

    贺宸远看着车窗外的街景,微蹙的眉下眼神复杂。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是别墅的佣人。

    他面色一凝,按下了接听键:什么事?

    贺总,那个女人自杀了!

    听到佣人慌张的话,贺宸远一愣,随即黑了脸:掉头!

    驻江别墅。

    贺宸远一进门,便看见地上聚着一滩刺目的鲜血。

    江芊芊呆呆坐在楼梯口,左臂正淌着血。

    而一旁佣人手里拿着带血的水果刀,一脸惊魂未定。

    怒火霎时烧上贺宸远的心,他几步跨上前,钳住她无力的右手:江芊芊,没想到你也学会用苦肉计了!

    江芊芊抬眸,死水般的双眼噙着似有若无的希冀:我只想见我妈。

    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去医院见江母……

    看着面前惨白的脸,贺宸远凤眸微眯:所以,你在用死威胁我?

    冰冷的讽刺像刀扎进江芊芊的心里,痛的她呼吸发颤。

    她有什么资本去威胁他。

    她的命,他早就不在乎了。

    见江芊芊眼神渐渐黯淡,贺宸远神色一沉。

    他重重松开手,瞥了眼佣人:叫陈医生过来。

    房内。

    江芊芊静坐在窗边摩挲着已经包扎好的手,凝望着远方。

    恍惚间,江母慈爱的声音在耳畔回想。

    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放弃希望。

    正因为这句话,她才能在精神病院的几百个日夜里熬下去。

    甚至对贺宸远还抱着一丝期盼……

    突然,佣人走进来呵斥道:贺总说了,让你下去打扫客厅。

    闻言,江芊芊愣住。

    见她没反应,佣人上前拽起她就走:磨蹭什么,还以为自己是千金小姐呢!

    一路跌跌撞撞下楼,江芊芊刚站稳,大门被推开。

    贺宸远抱着个穿着淡蓝色长裙的女人走进来。

    走到沙发前,他将人放下,动作轻柔的像对待稀世珍宝。

    当贺宸远直起身时,江芊芊才看清那女人的脸。

    何以倩!

    而看见她的何以倩,明艳的脸上立刻多了几分惶恐。

    她抓住贺宸远的手,姿态柔弱:宸远,她怎么会在这儿?

    贺宸远目带心疼地揽住她:别怕,有我在。

    面前的温情像无数根针,生生扎着江芊芊的双眼。

    她僵在原地,记忆中那个也曾这样温言细语对她的男人忽然模糊起来。

    这一瞬,冷意从四面八方渗进她的身体里,寒痛入骨。

    这时,贺宸远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警惕地瞥了一眼江芊芊后,起身走到一旁接了电话。

    江芊芊被那个眼神刺的心头一紧,却又只能无力地攥紧了手。

    在他眼里,她就像个犯人,时刻威胁着他的何以倩。

    麻烦你,给我倒杯茶。

    何以倩和软的声音拉回了江芊芊的思绪。

    她抬眸望去,只见何以倩一脸天真无害地看着自己。

    江芊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倒了杯水递给了她。

    何以倩并没有接,目光反而落在对方受伤的手上。

    她看了眼在落地窗前的贺宸远,猛地伸出手攥住江芊芊的手腕。

    冰凉有力的束缚让江芊芊不自觉汗毛耸立。

    而何以倩眼底的温良陡然变成了阴毒,连语气都多了几分狡猾。

    辛苦你,替我承担了一切罪责。

    关键字: